1. 
        
        <ins id="5it05"></ins>
        <menuitem id="5it05"></menuitem>

        <code id="5it05"></code>
        <tr id="5it05"></tr>
        <ins id="5it05"></ins>
        康眾新聞 行業動態

        3000家汽服店轉讓!生意下滑、進店量腰斬,神仙難過三四月淡季?

        時間:2024-04-02   訪問量:32


        “不是卷價格,就是卷鋪蓋?!?/span>近日,一位汽服老板在門店生意交流群里這樣說道。


        正是陽春三月,不少汽服人感受到的卻是“寒意”,甚至有從業者表示,又一輪的門店轉讓潮要來了。


        位于上海浦東區的一家維修門店正在某同城軟件上尋求轉讓。老板在轉讓信息里寫道:“招不到員工,人手不夠,虧本轉讓?!?/span>據了解,該店只開了短短兩個月,設有三個維修工位,全新的舉升機等設備也一并轉讓。


        無獨有偶,在上述門店臨街的地方,還有一家“5年汽修老店轉讓,帶客戶接手直接做”。對于轉讓原因,老板只表示是“有其他的生意要忙”。


        事實上,門店轉讓的情況每天都在行業發生。在過去的2023 年,汽車服務世界統計全國共有 1.4 萬家門店轉讓。到了今年,汽服人的處境似乎并沒有好轉,年初集群車寶申請破產,其加盟商抱團取暖的背后,更是折射出了后市場中小汽服門店的生存窘境。


        數據不會騙人。汽服門店的注冊量、吊銷量,以及轉讓數,是行業的晴雨表,能讓我們更好地看清 2024年門店所處的經營環境。



        01.

        新增汽修門店注冊量逐年下降,沒有人開新店了?


        與新式茶飲、餐飲等行業“一季度報復性消費,二季度報復性開店,三季度報復性關店”不同,汽服維修門店在經過了多年的高速發展后,行業熱度下降趨勢明顯。


        一個事實就是,行業開新店的個體商戶越來越少。


        企查查數據顯示,2019年-2023年,國內汽車維修相關企業注冊量分別為 10.04 萬家、9.9 萬家、10.35 萬家、8.29 萬家、6.96萬家,2022 - 2023年的注冊量降幅分別下降20%、16%。


        在吊銷量方面,2019年-2023年,國內汽車維修相關企業吊銷/注銷量分別為 1.6萬家、 1.4萬家、1.3 萬家、0.9 萬家、0.3萬家,在新注冊門店量里的占比依次為16%、14%、13%、11%、5%。


        640.png


        對照會發現,從 2021 年開始,維修行業新增企業數量逐年下降,行業越來越少的人愿意開新店了。


        不過也要看到的是,2023 年門店注銷及吊銷數量明顯減少,而且在新開店總數的占比里僅有5%,一定程度說明疫情放開后經營狀況有所好轉。


        與新增注冊數量增長放緩形成“悖論”的,是大型養車連鎖高歌猛進、加速開店。幾家互聯網養車連鎖的門店數量合計近1萬家,其2024年的招商政策也推出了減免加盟費、管理費等優惠政策,鼓勵老加盟商多開店、吸引新加盟商開店。


        此外,根據作者統計,目前汽車后市場千店連鎖品牌已有10家,總計門店數量達到2.5萬家以上。


        “連鎖化是趨勢”已經成為行業共識,但這句話背后反映出來的,則是行業處于淘汰整合期,優勝劣汰成為常態,單打獨斗的獨立汽服門店也將面臨更為殘酷的競爭格局。



        02.

        一季度門店轉讓3093家,杭州、烏魯木齊首次進入數量TOP10城市


        一方面是汽服連鎖化趨勢凸顯,另一方面愿意開新店的夫妻個體戶越來越少。在這兩種趨勢之外,門店轉讓的現象在行業仍然普遍存在。


        作者根據58同城“生意轉讓-汽修美容”一欄統計,今年1月1日到3月27日,全國內地31個省市自治區中心城市的汽服門店轉讓數量為 3093 家。


        640-1.png


        對于這個數字,可以做以下幾個維度的對比:


        1、環比減少54家,同比減少866家


        今年一季度門店轉讓數 3093 家,環比去年四季度門店轉讓數 3147 家,減少了 54 家,屬于基本持平的水平;同比去年一季度門店轉讓數 3959 家,則減少了866家,同比降幅 21.8 %。


        從轉讓數的維度來說,今年一季度汽服門店轉讓的情況進一步改善,單季度轉讓數超過 5000家的現象從去年開始就已經不再出現。但考慮到每年一季度都處于春節假期,商家轉讓行為可能有減少,大概要到二季度才能看到行業整體的經營信心的。


        另外,一季度門店轉讓數 3093 家,同時新增注冊門店數量為 3709 家,兩者數目相當。一邊有人關門轉讓,一邊有人開門營業,這也印證了汽服門店的總數處于動態平衡狀態。


        2、轉讓面積50-200㎡門店數量占比57%


        通過篩選今年一季度面積在“ 50 - 200 ㎡”的門店轉讓,統計數量為 1770 家,在一季度門店轉讓總數 3093 家的占比為 57 %,這與去年四季度中小門店轉讓占比 58 % 的水平基本一致,說明小店仍然是門店轉讓中的主力軍。


        3、烏魯木齊、杭州入圍轉讓數量TOP10


        640.jpg


        再從城市維度,看看門店轉讓數量TOP10的城市情況。


        今年一季度門店轉讓數量最多的城市是長春,其次是沈陽、重慶、哈爾濱、成都,位列榜單前五。此外,北京、上海等超一線城市,經營成本相對較高,且對汽服行業的規范化管理嚴格,加劇當地門店的優勝劣汰,也位列門店轉讓數量TOP10。
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烏魯木齊和杭州取代武漢和西安,進入今年一季度門店轉讓數量TOP 10 城市排名,這也是這兩個城市首次進入該榜單,背后的原因值得探究。


        在TOP10的城市中,多個城市的門店轉讓數量環比去年四季度都出現了上漲,沈陽地區上漲幅度最大,其次是烏魯木齊、長春和重慶??梢姈|三省地區和川渝地區依舊是門店競爭最為激烈的城市。



        03.

        凍殺汽服人的轉讓寒潮原因有哪些?


        在生意交流群里,一位老板真誠發問:“大家今年的生意怎么樣???怎么感覺今年生意更差了呢!”收到的回答普遍是“消費下行,客流減少,進店量下降了一半”“生意不好,業績腰斬”等類似的經營現狀。


        在一季度轉讓門店里,作者也收集了一些老板的故事,在大環境里個體的聲音更值得我們傾聽。


        1、廣州阿方,主營維修保養


        阿方2007年初中畢業進入汽修行,經歷過跑腿打雜、輪胎機修、鈑噴洗美等各色項目的洗禮,很快成為汽車修理廠里完工速度最快的兩個人之一,還接連考下了汽修中級和高級技師資格證。


        經過十年的行業積累,阿方認定立業的時機已經成熟,于是開起了自己的修車行?!伴_業沒多久,我雇了2個中工(汽修中級技師),加上唯一的高工,就是我自己?!?/span>


        阿方給2個小兄弟每人開5000元的月薪,包吃包住算下來,人力成本月均在2萬元左右。此外還有房租水電,200㎡的店鋪,每月雜七雜八的費用算起來要1.5萬元。


        “每個月的開支挺大的,本來前幾年干得還行,但這幾年旁邊開了幾家品牌養車店,生意被分流掉了一部分?!?/span>這種情況下阿方不得不裁掉一個員工來減少成本,但沒想到的是,剛過完春節,房東卻說要調漲店面租金,阿方頓時覺得“很坑爹”。


        3月正是廣州的回南天,店里濕漉漉的,看著空空的維修工位,阿方拿出手機,在同城軟件上發布了一則門店轉讓信息。


        2、重慶小陳,主營洗美、小保養


        重慶小陳跟著師傅學習維修五年多了,農村出身的他一直渴望能干一番事業,經過深思熟慮后,小陳去年 6 月從親戚那里借了幾萬塊,加上自己這幾年的存款,開了一家自己的維修店。


        據小陳講述,開店并不是一時沖動,包括選址、周圍車輛的保有量、前期投入,以及對手的情況也都有一些了解,只是沒想到真的干起來了,卻和平時想的完全不一樣。


        “我心想著我可以收費比別人低一些,服務態度比別人更好一些......但不是說你價格低就肯定有人來,干了三個月,生意沒有多少,錢倒是燒了不少?!?/span>


        現在的小陳只想趕快將這燙手山芋扔出去,在轉讓信息里他寫道:“虧本急轉,價格面議,給錢就轉”。不幸的是,目前這家店已經掛了2個月都無人接手。


        3、縣城張師傅,主營機修洗美鈑金一條龍服務


        回憶起入行,張師傅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:“年輕時,我想學一門手藝,當時汽車是很新鮮的東西,覺得有前景,就去當了汽修學徒?!?/span>


        2000年左右,張師傅覺得自己學得差不多了,就和當時的師傅提出單干,在江蘇鹽城盤下了一間門面,開了自己的汽修店。


        千禧年正是中國車市蓬勃向上的黃金期,私家車數量快速增長,汽車維修行業也隨之快速發展,各城市尤其是縣城出現大量的個體汽修店。張師傅的店和其他縣城個體汽修店一樣,恰好趕在風口上。


        經過十多年的發展,到 2015 年,張師傅的門店已經小有規模,能夠提供機修、洗美、鈑金等一條龍服務,同時還兼售汽車配件,月純利能達到 3 萬左右。


        后來鹽城開了一些品牌的4S店,但張師傅的生意也沒有受到太大沖擊?!?S店主要維修質保期內的汽車,而質保期外的汽車多數還是找個體修理戶,我們的價格優惠很多?!?/span>


        沒想到的是,經受住了4S店考驗的傳統汽修門店,卻在新能源車的沖擊下逐漸陷入困境。張師傅表示:“2020年之后,縣城開新能源車的人變多了,燃油車進店量越來越少,有時候一天都沒有幾臺車?!?/span>


        原本以為學一門手藝就有了鐵飯碗的張師傅,卻在這個春天預感到了寒潮的來臨。加上年紀大了,張師傅的子女也不希望他再繼續干下去,就在平臺上發布了轉讓信息。



        04.

        2024第一波轉讓潮如何應對?


        上述幾位老板的經歷與故事,就如同一面面鏡子,映照出整個汽服行業的真實面貌,也透露出了一些門店轉讓的原因,比如房租高企、價格戰激烈、新能源車沖擊等等,這些問題也是目前大多數門店都面臨的困境。


        一方面,目前車輛平均行駛里程已下降到低于1萬公里,直接帶來的反應就是日常保養頻次下降,最終是進店量下降,維保市場下滑;另一方面,消費降級下車主非必要項目不做,導致門店端的生意并未回暖。


        這樣的大環境下,門店加劇分化,馬太效應愈發明顯,行業呈現出136格局,即1成的企業盈利翻倍增長,3成的企業盈虧平衡,6成的企業苦苦支撐。而支撐不過的企業就有可能轉讓或閉店。


        不過,汽服門店的數量近年來一直處于動態平衡狀態,一批門店倒下的同時,也有一批門店迎難而上,短期內很難出現大規模淘汰。


        這也意味著供給側過飽和的狀態將持續下去,存量博弈始終存在。


        在經歷了 2023 年卷流量、卷價格、卷服務、卷設備的“卷生卷死”之后,行業在激烈競爭下推出的“極致”玩法、做出的決策等等,還將在未來一段時期持續。


        在這種趨勢背景下,一味走別人的路,必將堵死自己的路。即使是內卷,汽服門店也要與時俱進的卷,要找準基本盤,實現差異化競爭,守住自己的一塊陣地。


        作者總結了兩個層面的關鍵點。


        在管理層面,可以嘗試做到“降、減、回”三個字。


        降(降成本、降風險、降負債)、減(減去“食之無味棄之可惜”的項目,聚焦優勢項目、高技術高體驗項目)、回(回歸基本功,回到汽服生意的本質,用服務和體驗留住消費者)。


        在經營層面,以新能源、新流量、新增量為代表的“三新”機會,將是2024年的三大錨點。


        抓住燃油車的增量機會、布局新能源車的確定機會、打造線上線下全域服務閉環,將是40萬修理廠下一步生存的關鍵。



        來源|汽車服務世界

        国产厨房乱子伦露脸_麻豆XVIDEOSMD传媒_中文字幕人成乱码熟女_精品国产不卡一区二区三区

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<ins id="5it05"></ins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it05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"5it05"></code>
              <tr id="5it05"></tr>
              <ins id="5it05"></ins>